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
【廣州日報】昨日上午9時許,李亞鵬早早來到海珠區敦和的一家商務酒店。在這裏,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年的電視劇《我的三十年》正在這裏拍攝,當天拍攝的是他扮演的男主角厲家駒在自己的新家的十幾場戲,是戲份最多的一天。 

Picture

廣州日報:在廣東拍戲的感覺如何? 

李亞鵬:跑了很多地方,在珠三角的珠海、順德都有拍戲,感覺到廣東的經濟是相當發達的,而且慈善事業跟經濟的發展是成正比的,這一點留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。還有,廣州太熱了,現在還好,9月份那陣,簡直熱得不行。飯菜方面廣東菜的口味淡了些,我是北方人口味比較重。 

廣州日報:這些年你的戲少了很多,都在忙些什麼? 

李亞鵬:忙慈善,忙嫣然天使基金。但是因為今年的地震和金融危機,所以大家基本都要休息一年。其實自2001年腿傷之後,我拍戲少了很多,大部分時間都放在孩子跟基金會上,兩年資助孩子們做了2000個手術。 

廣州日報:上次的打人事件之後,大家覺得你對媒體有時不夠包容,媒體對你的傷害是否很大? 

李亞鵬:我從來不覺得媒體對我造成傷害,但是如果傷害到我的家人,我就希望不要再發生這種事情了,因為他的攝影機已經碰到我孩子的頭了。我覺得這跟一個人的道德修養沒有關係。 

廣州日報:是否想要多一個孩子? 

李亞鵬:隨緣吧。 

天天打電話給北京的太太 

廣州日報:能否概括一下你自己的“我的三十年”? 

李亞鵬:我現在才30多歲,如果講可能要從7歲說起……我覺得吧,隨著年齡的增長,生活閱歷增加,我會活得越來越冠冕堂皇,我越來越熱愛生活,我比以前更熱愛生活了。我覺得生活是很有意思的事情,每個人的生活都是有苦有樂,這個劇中的人物命運還是挺坎坷的,但是最後他還是成功了,今天拍的就是他進了前妻的跨國公司工作。 

廣州日報:請問拍了這麼多戲你最滿意的是哪部? 

李亞鵬:我20多歲拍的那些偶像劇、武俠劇對我而言是一個階段,我覺得演員就是一個厚積薄發的過程。按照年齡,我現在應該是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。 

廣州日報:好像你還沒怎麼拍過電影? 

李亞鵬:其實在國內電影、電視劇都是一樣的,我覺得拍電影和拍電視劇沒有本質區別。 

廣州日報:跟太太每天保持電話嗎? 

李亞鵬:呵呵,當然,每天都通電話,打到北京去。 

廣州日報:對以後兩個人的生活有什麼打算嗎? 

李亞鵬:我只想要一個平穩安定的生活。其實個人生活的喧囂與被打擾和自己的追求,就像魚與熊掌,不能兼得因為愛國所以不移民 

廣州日報:你會考慮移民嗎? 

李亞鵬:我是一個愛國主義者,我不會移民。 

廣州日報:春節打算怎麼過? 

李亞鵬:在家過。過完年拍一個新劇,叫《沉香》,是講一個很酷的故事。 

廣州日報:讀者都很關注你太太,會不會複出唱歌。 

李亞鵬:目前生活對我們而言是第一位的,她想唱就唱,我們也沒有計劃。有人說我們整天卡拉OK,其實我哪有那麼多時間卡拉OK?我一年有一半的時間不在家裏,到處跑演戲,有時候一出來就4個月,只有半年的時間留在北京,孩子全都是王菲帶的。 

童童明白李亞鵬是後爸 

廣州日報:你覺得你是一個嚴格的爸爸嗎? 

李亞鵬:其實我不是一個很嚴格的爸爸,嚴不起來。 

廣州日報:你對童童跟自己的孩子有區別嗎? 

李亞鵬:我以前會對童童好一點,但是現在我對兩個孩子都是一樣的,她當然也明白我是她的後爸,但是她很懂事。 

廣州日報:為什麼要做慈善?什麼驅動了你? 

李亞鵬:我覺得在幫助別人的家庭的同時也幫助了自己的家庭,並且使自己的心靈得到淨化,其實這種東西是比捐錢更難做到的。而且我們一家人在做一件事情,這無形中也加強了我們家庭的凝聚力,這不是可以用金錢來衡量的,這是一種精神支持。我覺得在做善事的過程中完成了自己的人生價值。我覺得這也不值得誇耀。 

廣州日報:你對物質是怎麼看的? 

李亞鵬:我自己對物質都是比較隨便,我覺得中產生活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,再多其實也沒什麼用。